从程序员到公务员——他的逃离北上广之路

  ? ? ? ? 晚上凌晨2点,方宇终于加完班可以下班了。

  他躺在回出租屋的出租车里困得双眼直流泪。这已经是连续第十几天搞到这么晚了,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,方宇暗想。

  ?

  第二天方宇8点准时起床、洗涮、挤地铁,在地铁上刷刷新闻,又看到某公司程序员猝死的消息,方宇轻叹口气,摸了摸虽才二十六七岁但是已经微显稀疏的头发,每每这时候心情总是异常沉重,他放下手机朝周围看了看,他看到周围虽然很拥挤,但是除了轨道撞击的声音是那么安静。

  

  ?

  ? ? ? ? 到公司后,方宇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回复邮件、改bug,他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趴在桌子上,想着自己的生活,或者说工作。毕业三年,在魔上海都做了三年程序员,在张江的阁楼住了三年,虽是在500强的大公司,月入过万,但是自己并不喜欢这份工作,准确的说是不喜欢做程序员。更何况自己技术平平,感觉已经到达了职业的天花板,在程序员这条道路上自己注定走不远了。

  在认清自己注定不能在这条路上走的更远、也注定留不到这个繁华的都市之后,方宇决定还是回老家河南吧,至少,在老家可以直起腰板做人了(住过阁楼的朋友都知道,阁楼有一大半的面积都是需要弯腰才能走动的)。

  

  上海1800/月的阁楼

  既然回到老家,那回去做什么呢?方宇仔细寻思着做程序是不合适了,一方面自己也不喜欢做程序了,另一个就是在河南做程序的基本只能在郑州,而郑州的待遇虽不高,但是消费却也不低。一个想法浮出脑海:那就考个公务员吧!

  想到这里方宇立马在某宝上下单买了资料。

  ? ? ? 从那之后,方宇下了班在小区门口买2个2块钱的包子就上楼刷题,上班地铁上用app刷。就这样坚持了一段时间,行测成绩也从40多分提高到60多。

  有时候真的想放弃,但是看着自己低矮的阁楼和粗壮的右臂,方宇立马就有了动力。人都是被逼出来的。

  努力过真的会有回报,那年省考方宇以笔试第二的成绩成功进面,落后第一1.75分。看到面试名单出来的那一刻,方宇并没有很激动,只是很冷静的收拾了自己一尺多高的笔试资料、草稿纸,然后叫了收废品的过来。

  接下来就是准备面试了。面试对方宇来说也并不轻松,因为习惯了做技术,他并不太会讲话。再加上之前完全没看过公务员的面试题,对题型、题量,答题要点完全不知道,所以得好好准备下。因为目前还在职,又不能去参加线下的培训班,思考之后方宇买了个网课,每天下班看视频,和同学对练。眼看面试时间到了,可自己答题还是磕磕巴巴,终于在面试前一周,方宇软磨硬泡跟领导请了一周假专心练习面试。